受人之托,忠人之事!
您当前所在的位置:深圳侦探 > 私人调查 >

深圳侦探调查公司|家里拆迁了,你50岁一样要给

深圳侦探调查公司|家里拆迁了,你50岁一样要给我生儿子

中年夫妻不但怕天降横祸,也怕天降横财。

 

何文秀和老公章嘉宏所住的地方要拆迁了,目测至少分两套房子和70万的现金。

 

这笔横财砸下来,让本不富裕的两人瞬间成了拆一代。

 

章嘉宏做梦都想要个儿子,以前苦于两人都是公务员,不能生二胎。

 

如今二胎政策开放许久,家里也有钱了,那必须得再生个儿子啊。

 

不然女儿嫁出去了,家里的一切都得改名换姓。

 

何文秀却是拒绝再生,原因很简单,女儿章知歆已经18岁,明年六月就要高考了。

 

她也快五十的年纪,且结扎多年,生育风险实在太大。

 

不如将钱留着,为章知歆的未来铺路。

 

章嘉宏骂她:“知歆都要考大学了,还铺什么路?现在医学也很发达,你把环取出来,调理一下身体,还是可以生的。”

 

何文秀拍着桌子骂回去:“你就出个蝌蚪,其余罪都是我受,你当然站着说话不腰疼!

 

我同事很多都是做试管,要反复打排卵针,有些流了两三次才勉强保住,孕期基本要卧床保胎,还随时会有生命危险。

 

而且你想没想过知歆,她突然有个小差不多20岁的弟弟,你让她作何感想?”

 

何文秀说什么都不肯生,她不重男轻女,这辈子有章知歆一个女儿就够了!

 

章嘉宏和她吵得面红耳赤,又把老父母都搬出来,轮番劝她,都无济于事。

 

章嘉宏指着何文秀的鼻子,眼睛怒瞪道:“你就作吧,到时候知歆嫁出去,你没人养老就知错了!”

 

最后袖子一甩,头也不回走了。

 

图片
2
 
 

 

当天夜里,章嘉宏没回家睡觉。

 

何文秀躺在床上辗转反侧,眼睛酸涩,却难以入眠。

 

以前结婚时明明浓情蜜意,都觉得有个女儿就知足了。

 

现在人到中年,怎么就反悔了呢。

 

接连两个月,章嘉宏都不着家。

 

章知歆每个月会回家一次,只有那时候,章嘉宏才会回家住一天,装出一副家庭和睦的假象。

 

等章知歆去学校,他又回婆家住,大有和何文秀冷战到底的意图。

 

何文秀受不了了,她跟着章嘉宏一起送章知歆去学校。

 

章知歆下车后,何文秀就幽怨道:“你也出去住了三个月,眼看就要过春节了,该适可而止了!”

 

章嘉宏眸底闪过一丝异色,手用力地捏着方向盘,酝酿了好一会,才道:“文秀,我们离婚吧。”

 

何文秀仿佛听到了天大的笑话一般,失笑道:“章嘉宏,你有病吧,因为这你就要和我离婚?”

 

“我没病,我要离婚!”

 

章嘉宏神色严肃认真:“以前没条件,我认命,但现在有条件,我为什么要认?

 

你生不了,那就让位给别人生!”

 

何文秀侧头看着章嘉宏,突然觉得眼前这个男人陌生得很。

 

她声音颤抖:“今天的话我当你没说,知歆马上就要高考了,我不希望她因此受到影响。”

 

可章嘉宏却不依不饶:“我可以不提,但你得和我签协议,等知歆高考完,我们就离婚,财产对半,知歆想跟谁让她自己选。”

 

“章嘉宏,你是不是出轨了?”

 

何文秀也只能想到这个可能性了,不然的话,为什么这么急着离婚?

 

图片
3
 
 

 

章嘉宏否认出轨,他就是想要个儿子。

 

何文秀崩溃大喊:“我们20多年的感情,难道还敌不过一个儿子吗?!”

 

中年夫妻的感情,早已褪去年轻时的如胶似漆,恩爱洒脱,只剩一地的柴米油盐,平淡如水。

 

就像漏勺装细沙,轻轻一抖,就散了一地,溃不成军。

 

章嘉宏叹了口气,说:“文秀,你不懂男人断子绝孙的苦。”

 

说完,就启动车子,把何文秀送到小区门口。

 

何文秀不肯下车,不让他走。

 

他索性车都不要了,下车就走。

 

何文秀连忙下车追他,他直接拦了辆出租车,将何文秀挡在门外,绝尘而去。

 

“章嘉宏!章嘉宏你个混蛋!”

 

何文秀跟着出租车追了一会,吃了满嘴尾气,心仿佛撕裂般痛。

 

要不是小区门口人多,她可能会当场崩溃。

 

何文秀将车开进小区,回到家洗了把脸,给婆婆打了个电话。

 

她还没来得及开口,婆婆就率先道:“文秀,嘉宏都和我说了,你既然不肯生,那就同他离了吧。

 

他是家里唯一的儿子,现在有条件,妈也想他给我生个孙子,别在他这代断了香火,让几位叔伯嘲笑。”

 

何文秀和婆婆的关系一直处得很好,可她万万没想到在这事上,婆婆也向着章嘉宏。

 

他们都想要孙子,都认同章嘉宏要离婚的做法。

 

何文秀鼻头酸涩,眼泪汹涌:“妈,不是我不想生,而是我真的生不了,你们为什么非要逼我?

 

难道在你们眼里,就只有孙子,那知歆算什么?!”

 

图片
4
 
 

 

何文秀崩溃了,这拆迁款对她来说就是地雷,把身边所有魑魅魍魉都炸了出来。

 

有钱就变坏,这话真的说得一点都没错。

 

行,离就离。

 

她工作稳定,女儿也出落得亭亭玉立,就算离婚了,她的生活质量也不会下降。

 

但这必须得等到章知歆高考后,而在这之前,这事绝不能让章知歆知道,从而影响她发挥!

 

可章嘉宏很急:“我可以和你扮演恩爱夫妻,但婚得现在离!”

 

也是他的急,让何文秀觉得不妥。

 

再加上他一回家就手机不离身,就算充电,也要放眼皮子底下充。

 

以前他都当着何文秀的面接听电话,现在要么去阳台,要么回房间。

 

就连章知歆都觉得章嘉宏怪怪的,何文秀又怎会看不出来。

 

于是何文秀趁着章嘉宏的手机在充电,故意让章知歆将他拉出去买水果。

 

“等等,我拿一下手机。”

 

“别拿啦,我有钱,爸,我就想和你聊聊天。”

 

章嘉宏不好对章知歆发作,只能任由她拉走。

 

他们一出门,何文秀就跑进房拿起章嘉宏的手机。

 

但她指纹解锁却失败了,输入以往的密码,也是密码错误。

 

桌面也没任何消息弹出来,显然是设定了程序。

 

她正想放下手机时,却发现有电话进来。

 

备注是一串省略号了,何文秀眉头紧拧,鬼使神差就接了。

 

电话接通后,那头传来一女人焦急的声音。

 

“儿子一直反复高烧,我怀着孕真的搞不定,你赶紧给我回来!”

 

儿子?谁的儿子?

 

还怀了孕,又是谁的?

 

而且这声音……怎么听着有点耳熟。

 

何文秀呆若木鸡,女人又道:“章嘉宏,你在听吗,你不能把什么都扔给我,我真的要崩溃了!”

 

图片
5
 
 

 

客厅传来章知歆的喊声:“妈,你在哪呢,我和爸买了樱桃,赶紧出来吃。”

 

何文秀慌乱地拿出手机拍了一下那号码,然后挂了电话,将手机放回原位。

 

吃水果时,何文秀一直心不在焉。

 

她满脑子都是那女人的话,她不得不认清一个可怕的事实。

 

章嘉宏早就出轨了,而且,还有个私生子,如今小三再次怀孕,估计也是知道家里拆迁分了钱,所以逼宫了。

 

章嘉宏明知何文秀不会再生孩子,所以故意以此为借口,达到离婚的目的。

 

这样的话,他还能拿到一半的财产,和小三逍遥快活。

 

“妈,你怎么一直在抖,你很冷吗?”

 

章知歆一把抱住何文秀,一脸不解地看着她。

 

何文秀瞬间回过神来,扯出一丝比哭还难看的笑。

 

“不冷,就是有点累了,你们吃,我先睡了。”

 

章嘉宏也道:“知歆,你妈累,你就别挂她身上。”

 

“哦,好吧。”

 

章知歆是大姑娘了,她能察觉到家里的微妙变化。

 

她也问过章嘉宏是不是和何文秀吵架了,如果真的是,那就赶紧道歉,天大地大,妈妈最大。

 

章嘉宏来来回回就那句话:“我和你妈怎么可能吵架,你妈就是累了,你多吃点。

 

下周就要考模拟考了,有没有信心突破六百分?”

 

图片
6
 
 

 

何文秀在房间里,听着外面的欢声笑语,心底悲凉凄凄。

 

没过多久,章知歆来敲门,说:“妈,爸有事出去了,我能进去吗?”

 

又出去了?

 

何文秀心下一惊,想必是小三又打了电话。

 

呵呵……

 

何文秀吸了吸鼻子,稳定情绪才开门。

 

“你爸又去哪了?”

 

“不知道,他接了个电话就走了,说是朋友有急事找他。”

 

章知歆说完,又试探问:“妈,你是不是和爸吵架了?”

 

何文秀笑道:“没有,大人的事小孩别管,去复习吧,妈头有点痛,先睡了。”

 

章知歆很想说我不是小孩了,我看得出你们吵架了。

 

可是她没说,而是听话地出去了。

 

第二天送章知歆去学校后,何文秀去见了律师。

 

律师建议她先沉住气,搜集证据,如果能证明章嘉宏犯了重婚罪,他是要坐牢的!

 

所以何文秀一直忍着,她还购买了录音笔以备不时之需。

 

周末章嘉宏和章知歆回家,何文秀悄悄在水里放了安眠药。

 

等章嘉宏睡死过去后,她悄悄用他的指纹解锁了手机。

 

章嘉宏很谨慎,所有消息记录基本都清除干净了。

 

可奈何他今天吃了安眠药,睡得特别早,所有小三后续的信息,他没来得及删。

 

深圳侦探调查公司何文秀一看小三的头像,那股莫名的熟悉感再次涌上心头

上一篇:深圳私人调查|这条河,“深”藏着两座城的交互 下一篇:深圳侦探取证|男人不爱一个人的最残忍方式: